日照律师网   日照法律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
律协简介
|
法制新闻
|
律师介绍
|
律师事务所
|
经典案例
|
法律法规
|
合同文书
|
诚信建设
|
司法考试
|
法律服务
|
法律咨询
2020年10月29日 星期四  如果您有法律方面的问题,请点击进入日照法制论坛咨询,有专业律师为您服务。

“纸面服刑15年”背后:一个失子母亲的27年

  作者:未知   来源:日照律师网   阅读:146   添加时间:2020-9-11 9:46:05


 

  “我儿子永春太冤了,所以不管10年、20年还是30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会一直反映。”今年74岁的韩杰弓着背,一边擦拭地板,一遍在嘴里不断重复这句话。

  1992年5月12日,韩杰失子。在凶手巴图孟和家,韩杰的儿子永春被捅伤,因心脏破裂造成大量流血死亡。

  1993年6月9日,巴图孟和因故意杀人罪获刑15年。然而,判决生效后,巴图孟和以“全身水肿、尿血”为由前往医院检查,他的母亲、姑父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自此,巴图孟和便一直逍遥法外,被外界称为“纸面服刑”15年。

  多位村民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称,巴图孟和被判刑后不仅没坐牢,还“跟没事人一样,在村里走动”,之后入了党,成为村会计,担任嘎查达(村主任),并先后当选苏木(乡镇)和旗级人大代表。

 ▲受害者永春▲受害者永春

  然而在这二十多年里,韩杰一直奔波于各部门。终于在2017年4月10日,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巴图孟和收监。

  但到底是谁将巴图孟和放走?至今仍无答案。对此,韩杰认为,“那些把他放了的人又是受谁指使。调查结束后,我要求依法获得赔偿。”

  巴图孟和“纸面服刑15年”背后,是一个失子母亲27年来的奔走。从一名喂牛养羊的农村妇女,到打零工维持生计的孤身老人,韩杰的夙愿只有一个,就是为儿子讨回公道。

  红星新闻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巴图孟和的父亲是牧民,已因病去世,母亲通格噶曾在陈旗计划生育办公室上班,目前已退休,姑父朝鲁门当年是旗人大副主任,也已退休,其表哥白音塔拉曾任农牧局局长、副旗长。目前,白音塔拉正在配合接受调查。

  丧子27年奔波于各部门

  熟人称她身上有股执拗劲

  从西乌珠尔苏木到陈巴尔虎旗(以下简称陈旗),每天最早的班车是早上8点,最晚的班车是下午3点半,单边路程也需要耗费一个半小时。但在过去的27年里,韩杰几乎每隔一个月就会来一趟陈旗,坐最早的班车来,最晚的班车回。

  韩杰找当地公安局、市法院,带着当年的判决书等文件资料,挎着一个绿色的帆布包,现如今,这个背了27年的帆布包已局部褪色,肩带处破了两道口,里面装满了车票和旅馆发票。

 ▲装满车票的帆布袋▲装满车票的帆布袋

  正是这一沓边角泛黄的车票,见证了韩杰27年的奔波历程。她去过陈旗、呼伦贝尔、呼和浩特、北京等地,其中最小的票只有拇指大。采访中,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韩杰最早的一张票始于1993年,彼时判决书刚刚下来。

 ▲车票▲车票

  1993年6月9日,原呼伦贝尔盟中级人民法院(现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刑初字25号判决书显示,法院审理查明,1992年5月12日20时许,在巴图孟和家,被害人永春和被告巴图孟和因打麻将发生口角后,被害人永春先动手打了巴图孟和几个耳光,巴图孟和很生气,随后拿刀向永春的胸部和右肩捅三刀。后来,巴图孟和返回屋内和那敏一起把永春送到医院后,被害人永春由于心脏破裂,造成大量流血而死。

  这让永春的生命永远停留在了19岁,如果没有这场意外,三天后,他将前往当地的邮电局报到。

  住在韩杰家往东不到700米的包玉琴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巴图孟和家在村的西北方向,韩杰家在东南方向,两家相距两千多米。韩杰的儿子永春刚出事的时候,23岁的包玉琴正在陈旗实习,当家里人告诉她永春被巴图孟和刺了三刀,送到市里没救回来时,包玉琴十分诧异:“发生得太突然,我们也算同龄人,知道俩关系挺好的,怎么会闹到杀人呢?”

  包玉琴在一个月后回到西乌珠尔苏木,杀人事件已被传得沸沸扬扬,有说永春先打了人,也有说打麻将出的事,“我们安慰过韩杰阿姨,让她不要太难过,好好过日子,可是她的性子,过不了这个坎。”

  在包玉琴的印象里,韩杰平时见人乐呵呵的,但脾气暴躁,谁惹着她了准会发火。而在生活方面,韩杰勤劳能干,每天喂牛养羊,还兼职做手工活。当时全村只有韩杰做手工,村民拿着布去她家,5块钱可以做一件衣服,韩杰脚踩着老式缝纫机,点着油灯对线,接的单子多了经常熬通宵做衣服。

  “她身上有一股执拗劲,我很佩服她。”今年71岁的村民常凤芝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早年间无论什么时候见到韩杰,她都打扮得很精神,到现在70岁了还是年轻那样,一点没变,盘着头发,穿着高跟鞋,一副打不倒的样子。如果不是儿子被杀这件事,常凤芝相信,韩杰一定会把家里打理得妥妥贴贴的,一家人也会很幸福。

  自称把凶手当亲儿子看待

  申诉最难时差点吃耗子药

  韩杰至今也没想通,自己当亲儿子看待的巴图孟和,为何会杀了她的儿子。

  巴图孟和是永春的小学同学,毕业后永春虽然去了旗里的中学读书,但两人关系依旧很好。韩杰清楚地记得,在巴图孟和10岁那年,他的父母离婚了,母亲离开了村里。虽然两家父母没有走动过,但韩杰觉得孩子可怜,每次巴图孟和来家里找永春玩时,韩杰都会留下他一起吃饭。“他来家吃饭,我都当成自己孩子一样对待。”韩杰说。

  直到1992年5月10日,也就是案发前两天,巴图孟和还来过韩杰家吃饭。因此两天后,当韩杰听到永春被巴图孟和刺死时,一度不敢相信,“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要杀我的儿子,有什么事至于动刀子呢?我到现在也不能理解,如果可以,我很想当面问问巴图孟和,你的杀人动机是什么?”

▲韩杰老人▲韩杰老人

  由于案发时巴图孟和未满18岁,根据《刑法》相关规定,被告人巴图孟和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可是韩杰认为量刑过轻,且判决书中未写明具体的杀人动机,“我儿子从来不打麻将,又具体因为什么事扇了巴图孟和,巴图孟和至于拿刀刺人?”韩杰认为,这些情况尚未查清,遂申诉至呼和浩特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原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不曾想到巴图孟和以“全身水肿、尿血”为由前往医院检查。他的母亲、姑父为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于1993年从看守所出所就医,此后逍遥法外。据多位村民讲述,巴图孟和被判刑后却没有坐牢,“跟没事人一样在村里走动”。

  在“纸面服刑15年后”,巴图孟和拿到刑满释放书,成为当地会计,后来还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了嘎查达,先后当选了苏木和旗级人大代表。

  而另一边,韩杰则开启的长达24年的申诉,去旗公安局、监察委、法院等地反映。韩杰依稀记得,最难的时候在2017年、2018年的冬天,去反映问题时,住在一家小招待所里,“招待所抠门,不通热气,那个冬天太难熬了,冻死我了。”

  尽管克服重重困难,可送出去的资料大都石沉大海。在这个过程中,因责怪公职出身的丈夫“懦弱”,夫妻关系变得十分紧张。早些年间,两人因此事离婚,和韩杰一起申诉的大儿子也在几年前因病去世,全家还剩下一个小孙子,靠韩杰一个人打零工、挖草药维持生计。

  在反复申诉却杳无音讯的日子里,放弃的念头曾多次在韩杰脑海中浮现。

  1998年的一天,韩杰和三岁的孙子坐在一起,突然想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孙子跟着她吃了三年的苦,以后还得跟着继续吃苦。想到这里,韩杰将老鼠药放在了馒头里,想和孙子一同吃下,她问孙子:“你吃吗?”孙子说:“你吃我也吃。”那一刻,韩杰心软了,想到孩子是无辜的,她决定继续坚持下去。

  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会继续持续下去,直到2013年10月17日,韩杰回忆,当时自家的房屋破损严重,过不了冬,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外面,去政府反映修缮问题。当韩杰在政府办公室时,看到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躺在里面,她觉得眼熟,可一时没有认出来。但当该男子出来的时候,却朝韩杰“呸”了一声,唾了口水。

  韩杰当下心想这个人怎么如此没有礼貌,于是她心里反复问自己男子到底是谁,直到第二天中午她终于想起来了,那个人就是巴图孟和,已然和二十年前的样子有所不同,他魁梧了很多。韩杰立马回到政府办公室,确认昨天躺着的人就是巴图孟和后,韩杰让工作人员转告把图孟和,“你跟他就说一句话,他到时候了。”

 ▲韩杰在西乌珠尔苏木的老家已长满杂草▲韩杰在西乌珠尔苏木的老家已长满杂草

  回到家的韩杰将家里的牛羊卖了6万元,拿着钱在陈旗租了一间房子,以便在陈旗各部门走动。9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韩杰此前居住地西乌珠尔苏木萨如拉塔拉查噶,韩杰的老房屋已被拆,修了马棚,草已长至一米高。

  凶手表哥曾任农牧局局长、副旗长

  目前正配合调查

  曙光降临的那天,是2016年3月17日,韩杰找到了时任陈旗公安局局长哈斯巴根,并递交了相关材料,没想到第二天,公安局对该案成立调查小组。

  红星新闻记者从陈巴尔虎旗政法委获悉,2017年4月,陈巴尔虎旗人民检察院向陈巴尔虎旗公安局下达将巴图孟和收监执行刑罚的检察建议书。陈巴尔虎旗公安局向陈巴尔虎旗人大常委会提交《关于对罪犯巴图孟和收监执行刑罚的报告》并获得许可后,将其收押于陈巴尔虎旗看守所,后转押牙克石市看守所。2017年9月,陈巴尔虎旗公安局根据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制发的《执行通知书》将罪犯巴图孟和投送至扎兰屯监狱服刑。

 ▲巴图孟和因贪污落网。图据网络▲巴图孟和因贪污落网。图据网络

  2018年1月2日,陈巴尔虎旗人民检察院以巴图孟和涉嫌贪污向陈巴尔虎旗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6月14日,陈巴尔虎旗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巴图孟和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与故意杀人罪剩余刑期有期徒刑十三年七个月十三天、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罚,决定对巴图孟和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20万元。2018年,巴图孟和被开除党籍。

  看到这样的处理结果,韩杰松了一口气,但心中仍有些不安,“巴图孟和是多威风的一个人,表哥是当时的副旗长,他自己也当上了旗人大代表,会不会像二十年前一样,抓了又放?“韩杰心有余悸,当年是谁为巴图孟和办理的保外就医?他又是怎么顺利入党的呢?韩杰希望彻查巴图孟和的“保护伞“,待调查结束后,她希望依法得到合理的赔偿。

  9月4日,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牵头,联合纪委监委、法院、检察、公安、司法、监狱等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抵达呼伦贝尔市开展工作。呼伦贝尔市委政法委成立工作专班,重新全面核查、调查该案。

  不少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巴图孟和当嘎查达以前是村里的会计,后来当村主任,接着又入党成了人大代表,“巴图孟和能从看守所出来,又当官,这都跟他家里关系很大,村里人心里都清楚。“包玉琴说。

  红星新闻记者随后从多位知情者处获悉,巴图孟和的爸爸是牧民,已因病去世,妈妈通格噶曾在陈旗计划生育办公室上班,目前已退休,姑父朝鲁门当年为旗人大副主任,也已退休,其表哥白音塔拉曾任农牧局局长、副旗长。

  据陈巴尔虎旗人民政府网站信息,白音塔拉于2006年6月至2011年5月任农牧局局长;2011年5月至2017年10月任陈巴尔虎旗副旗长;2017年至今任陈巴尔虎旗人大副主任。

  红星新闻记者从旗政法委获悉,陈巴尔虎旗成立了专项工作组,全面配合内蒙古自治区联合工作组和呼伦贝尔市工作专班全面调查核实,绝不姑息迁就,将依纪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还当事人以公道。另据权威信源,目前白音塔拉也正配合调查组调查。

  9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办案人员处得知,2017年旗公安局注意到韩杰说明的相关情况,经调查,巴图孟和保外就医程序违规,并将其收监,后发现巴图孟和受贿贪污的事,至于原来办案人员是否得到处理,对方称目前正在调查。

  追责在一步步进行,韩杰终于松了一口气。

  9月5日一早,韩杰来到西乌珠尔苏木白永春的坟头,带了水果。“我去看孩子,告诉他,‘妈妈终于给你报仇了,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关注给你报仇的事。’我还是做得对,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韩杰说。

  二十多天前,包玉琴在陈旗一家超市遇到了韩杰,韩杰想多留她两天,包玉琴说得马上回苏木了,“你好像瘦了,最近很累吗?”包玉琴问道,韩杰没说话,露出了笑容。

  此前报道:

  杀人犯“纸面服刑”15年后,当了村官

  杀人犯一天牢没坐还当了村官,死者母亲讨说法:我已74岁,等不起了

  “纸面服刑15年”罪犯违规入党,责任人被严重警告,已官至水利局局长

  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日照律师网 © 2005-2006 版权所有  Email:rz96114@163.com
技术支持:日照黄页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9015198号 电话:0633-8922114
法律顾问:山东东方太阳律师事务所 任柏青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