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律师网   日照法律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  页
  |
律协简介
|
法制新闻
|
律师介绍
|
律师事务所
|
经典案例
|
法律法规
|
合同文书
|
诚信建设
|
司法考试
|
法律服务
|
法律咨询
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如果您有法律方面的问题,请点击进入日照法制论坛咨询,有专业律师为您服务。

一家9人聚餐8人死亡,唯一幸存者儿子透露关键细节…

  作者:未知   来源:日照律师网   阅读:57   添加时间:2020-10-14 17:32:03


  近日,黑龙江鸡西“酸汤子”中毒事件引发关注。10月5日,黑龙江省鸡西市鸡东县兴农镇某社区居民王某及其亲属9人在家中聚餐,共同食用了自制酸汤子(用玉米水磨发酵后做的一种粗面条样的主食)后,引发食物中毒。据调查得知,该酸汤子食材已在冰箱冷冻一年,疑似该食材引发食物中毒。

  此前报道:

  一家庭聚餐,7人死亡!详情披露

  家庭聚餐死亡升至8人!中毒原因重新确定

  截至目前,中毒的9人中,死亡人数上升至8人,仅有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治疗的47岁的李女士幸存,不过据其儿子张先生介绍,母亲的情况并不乐观,“挺严重的,可能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99%的肝脏都已经损坏了”。按现在的情况,治疗费用最多还能撑一个礼拜。

 张先生的母亲李女士张先生的母亲李女士
 李女士在ICU接受治疗李女士在ICU接受治疗

  张先生每天都守在医院的ICU病房外,希望能出现奇迹。电话中,他声音低沉。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10月6日得知父母中毒的消息后,他立即从上海赶回老家,当时49岁的父亲情况严重,还在ICU抢救,但10月7日晚还是因抢救无效去世,连父亲生前最后一面都未见到。他记得父亲从ICU推出来时,脸上蒙着白布,他赶忙上去掀开白布,“一句话也没说”,因为对于25岁的他来说,这个打击太快,也太大了。

  张先生告诉红星新闻,12日早上,医生跟他沟通了母亲的病情,“医生说肝部完全损坏,其他器官也都有损坏,但是最严重的是肝脏,可能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据了解,李女士每天的治疗费用在3万元左右,仅一周就花费了20多万元。

  张先生表示,父母只是当地一家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工资在5000元左右,加上家里的积蓄,以及这几年他工作攒下的钱,“(治疗费用)最多能撑一个礼拜。”

 李女士在做检查李女士在做检查

  他告诉红星新闻,他现在也在想办法筹钱,但由于疫情原因,他在医院里陪护出不去,家里的表姐也在院外通过各种渠道筹钱。张先生说:“父亲没有了,我就剩一个妈妈了,我想要全力救我妈。”

缴费记录缴费记录

  红星新闻记者从水滴筹方面获悉,由于治疗费用高昂,李女士家人无力承担,已通过水滴筹发起筹款项目,截至10月14日9:00,已获得9000多次帮助,筹集资金超过22万元。据悉,水滴筹平台为李女士开通了绿色通道,目前首批11.5万元已打款至患者所在医院用于治疗。

家人为李女士发起的筹款项目家人为李女士发起的筹款项目

  据了解,酸汤子是用玉米水磨发酵后做成的一种粗面条。经当地警方调查得知,该酸汤子食材为该家庭成员自制,且在冰箱中冷冻近一年时间,疑似该食材引发食物中毒。根据黑龙江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最新信息,该事件初步定性为由椰毒假单胞菌污染产生米酵菌酸引起的食物中毒事件。

图据@中新视频(截图)图据@中新视频(截图)

  对此,黑龙江卫生健康委员会提醒,为预防此类食物中毒,应不制售、不食用酵米面、酸汤子等发酵面米食品;制备发酵面米食品时要勤换水,保持卫生,要保证食物无异味产生,一旦发现粉红、绿、黄绿、黑等各色霉斑,就不能食用,磨浆后要及时晾晒或烘干成粉,贮藏要通风、防潮、防尘;发生酵米面中毒后,立即停止食用可疑食品,患者和吃过相同食品但未发病的人应及时就医,催吐、洗胃、清肠,并根据症状的轻重予以对症治疗。

  据张先生介绍,在东北三省,酸汤子是比较常见的食物,餐馆专门有卖。当时聚餐中毒的9个人中,他只认识姑姑姑父以及父母,“但姑姑姑父在当天就去世了”。据他后来了解,当天聚餐的其他人都是远房亲戚,多年未见。

  他说,出事后,当时没吃酸汤子的三个年轻人中,有一人曾向他表示,酸汤子是她母亲做的,因为冰箱放不下,其母亲就把冷冻过的酸汤子从冰箱里拿出来,放在阴凉潮湿的地方放了几天。

  张先生猜想,若不是这个行为,大家也不会中毒,“因为酸汤子一般放在冰箱里冷冻,是完全一点问题都没有”。 

  针对这场悲剧,张先生表示,公安机关已调查,排除了投毒可能性,但父母就因为去吃了一顿饭,父亲去世,母亲还在ICU生死未卜,“连个责任人都找不到”,他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待母亲病情稍有好转,处理好父亲后事,他将着手调查此事,但他也表示,也不能说怎么去处理,“毕竟他们家也死了三个人,家庭条件也一般”,但至少要把这个事情弄清楚。

  张先生说,他们一家三口很幸福,父母都很爱他,因为疫情,他在上海工作,和父母已经一年没见了,“而这个事情来得太快”,与父亲的永别,成为他人生中的遗憾和伤痛。电话中,25岁的他声音显得异常低落。

  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 



日照律师网 © 2005-2006 版权所有  Email:rz96114@163.com
技术支持:日照黄页传媒有限公司 鲁ICP备19015198号 电话:0633-8922114
法律顾问:山东东方太阳律师事务所 任柏青律师